印军调动20万部队 新德里重组中印边境四路大军

进入6月下旬,随着印度新冠疫情趋于平稳,有关中印边境部署的信息再次成为外界热议的细节。

譬如美国彭博社就在6月28日前后就发表报道,称印度向中印边境增派了至少5万军队,其总兵力约在20万人上下云云。这种局面和中、印高层口中的“当前中印边境局势总体稳定”的评价,多少显出了一点反差。

印军第1集团军常驻新德里以南的马图拉,第17集团军常驻加尔各答东北的杜尔加布尔,到2021年6月,第1集团军的两个师调往拉达克,第17集团军则并未调往北方。(谷歌地图截图)

事实上,根据印度国防部在2021年1月公布的部署方案,印军在中印边界调整兵力配置、增加部队早就是公开的秘密。

当时,据《印刷报》等媒体、“印度力量”等防务智库消息显示,印军计划增调第1集团军和第17集团军两支“打击军”前往拉达克一线,以此起到“应对来自中国威胁”,“整顿北部与东部战区”、“重组部队”等作用。

在半年之后的今天,印军的部署似乎终于落实了。只不过新方案较之此前的部署略有差异。相对于彭博社语焉不详地说“根据消息人士,印军在拉达克增兵约两万人”,印度媒体便对此知无不言。譬如印度第三大英文媒体《一周》周刊就在最新一期杂志(7月4日号)上披露了印度国防部对中印边境20万部队的具体部署方案。

在这篇题为《印度需要一支专门的山地部队应对中国》的署名评论中,作者指出,印度国防部最终把第1集团军整编后派遣到拉达克地区,用以协助此前印方驻扎在当地的14集团军。但印方只调动了第一集团军的两个步兵师,另有一个装甲师仍驻留印巴边境。这一方案与彭博社的“增兵两万人”的传闻基本吻合。

除此之外,印军还动用了另一支王牌“打击军”部队,即第二集团军下辖的第14师。这支部队被部署在印度北阿坎德邦临近中国边境一侧,其中包含中印中段边境总面积855平方公里的争议区,即乌热、然冲、拉不底地区,其中乌热地区印方称“巴拉霍提”。印军1956年6月曾短暂控制该地,解放军后派遣地面部队等将其夺回。印方一直担心解放军或有可能循地势冲下高原,攻击两百公里外的印度军事目标。

当然,相对于印军在拉达克、中印中部边境总共部署约5个师,约6万人的部署,印军派兵的核心还是在藏南、东北邦及锡金一线。印军沿西里古里走廊、那加兰邦和阿萨姆邦分别布置了第33集团军、第3集团军和第4集团军约9个师的部队。

至于此前计划派往拉达克的第17集团军,其麾下两个师也在沿锡金到东北邦地区扮演机动部队角色。在印度东北邦独立武装于2020年7月加强活动之际,这种安排不仅是用于应对中国“威胁”,也有稳固基本盘的目的。

印度媒体披露,中印两军在2021年1月20日前后曾在锡金北部的“纳库拉山口”大打出手。此地中方称拉多拉山口,并建有5592高地永备哨所。(央视截图)

印度决策层在中印边界的这种安排呈现了一种矛盾心理,一方面,印方要展示其军改成果,巴拉多利德展示一种“进攻性防御”的态势,但另一方面,中印边境东西两侧的战场环境彼此不同,印方在印巴边境的成熟战法并不能应用于此。这使得印方一面调动部队,试图展示其军力之盛,但这种部署也是有限度的。

印度军事专家索内指出,中国或许已经在2021年2月25日宣布停火后就发现莫迪只是寻求暂时的缓和,并无意与中国合作;尤其是在拉达克问题上,新德里面对一线环境,仍无法与中国达成地缘政治平衡。

这种局面会导致莫迪在短时间内迅速偏离中印政府的武汉共识,并为印度军队的备战工作赢得喘息的时机。这一系列“应对来自中国威胁”,“整顿战区”、“重组部队”的新方案就显出了新德里在前方堆积兵力带来的潜在危险。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lcmzp.com/,巴拉多利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