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和足球梦想一起埋葬(组图)

“亲爱的,顺利到站,一切都好。下一站是奥伯施莱辛,还在德国呢。衷心祝福,吻,你们的尤乐尔。 ”

尤乐尔,德国队历史上第一个犹太人尤里乌斯·希尔什的昵称。上述这段线日写给家人的明信片,这是关于希尔什人生的最后线索。然而,希尔什并不知道,他列车的下一站是一个叫做奥斯维辛的集中营,他的生命将连同他的足球梦想,一起葬在那里。

本次赴波兰采访欧锦赛,现场观看的多场比赛令记者印象深刻,但却远抵不上奥斯维辛给记者带来的心灵上的震撼。近日,记者走进了这座曾经的“死亡工厂”,试图找寻到尤里乌斯·希尔什留下过的痕迹……

希尔什是土生土长的德国人,1892年出生在卡尔斯鲁厄。在以中等的成绩中学毕业之后,希尔什进入了一所贸易学校。但他的兴趣并不是学习经商,而是踢球。他从小学开始就加入了卡尔斯鲁厄FV俱乐部,这是德国足球起步阶段最强大的豪门(1901年开始连续4年称霸德国)。17岁时,希尔什第一次得到了代表球队首发打联赛的机会。这位速度奇快的小个子被安排在了左边锋位置,表现不错,打进一球。随后,他就被正式提拔到了一线),卡尔斯鲁厄FV赢得了南方联赛冠军。

顺理成章地,希尔什入选了德国国家队,成为德国队历史上第一个犹太人。1911年12月17日,19岁的希尔什在对阵当时强大的匈牙利时完成了国家队处子秀。云达不莱梅一周后与荷兰队的第二场比赛中,他就完成了历史,成为第一个单场进4球的德国队球员(双方5比5打平)。从1911年到1913年,希尔什的国家队生涯,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lcmzp.com/,云达不莱梅一共打了7场比赛。

1912年,希尔什到了服兵役的年龄。在109掷弹兵团服务1年之后,他离开家乡球队卡尔斯鲁厄FV,搬到纽伦堡,并且追随主帅WilliamTownley加盟了菲尔特。1914年,作为队长,他带队战胜莱比锡,再次成为德国冠军。之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希尔什加入了德国军队,在4年的战斗中转战南北,还被授予过一枚二等铁十字勋章。

“一战”结束之后,希尔什重新开始为卡尔斯鲁厄FV踢球。但此时的卡尔斯鲁厄FV已今非昔比,希尔什在1925年正式结束了球员生涯。

早在1920年,希尔什和相恋多年的女友艾拉·卡罗琳娜结婚。退役后,希尔什继承了商人父亲的部分遗产,但他似乎没有从商的天分,之后希尔什还是希望回到足球领域,他先后在瑞士和法国担任教练工作。

1934年回到德国,此时的德国已经陷入纳粹的统治,本希望继续执教的希尔什因为自己的犹太人身份,四处碰壁,尽管他手握各种证书,甚至还有当时的国际足联秘书长伊沃·施力克的推荐。失业的他只能临时为一家犹太人俱乐部工作。

当时,德国体育俱乐部纷纷开始剔除自己的犹太人会员,希尔什不得不写信给俱乐部:“我今天通过《斯图加特体育报》得知,包括卡尔斯鲁厄FV在内的大俱乐部决定远离犹太人。很遗憾我必须告知我挚爱的俱乐部我的退出决定。但我必须要说的是,虽然今天德国有很多被憎恨的宵小之徒,但也许还有更多真正的、爱国的,并且也是通过实际行动证明了其忠诚的德国犹太人。”

可惜,当时已经疯狂了的德国听不到他的心声。希尔什和另一名犹太球员高特弗里德·福克斯一起被德国队从历史名单中划去。希尔什和家人一直生活在监视和虐待之下。

1939年,为了保护妻子以及两个儿子海因诺德(1922年生)和埃斯特(1928年生),希尔什决定和艾拉离婚。

明信片是他人生的最后线月份,希尔什被运到奥斯维辛集中营。虽然同批总共有1500人被送到这里,但在集中营的登记簿中,只有150人被记录下来尤里乌斯·希尔什的名字不在其中。关于希尔什的最后线日的明信片(有人猜测这是他从火车上扔下来的)。明信片上写着:“亲爱的,顺利到站,一切都好。下一站是奥伯施莱辛,还在德国呢。衷心祝福,吻,你们的尤乐尔(他的昵称)。”希尔什当时并不知道,列车的目的地将是他生命的终点。

希尔什被送往的是奥斯维辛的二期,即比克瑙集中营。就像我们在电影中看到过的场景一样:当押着囚犯的列车驶入集中营的站台,这些从欧洲各国运送来的囚犯就像牲口一样被挑选着。记者虽然在比克瑙集中营试图找到任何一点有关希尔什的资料或蛛丝马迹,但最终仍一无所获,因为被运到这里的犹太人绝大部分没有经过任何的登记和号码注册,根本查不到他的身份。因此在比克瑙集中营,只能根据导游的介绍,想象出希尔什抵达后场景。

在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大门上写着这么一排字:“Arbeitmachtfrei(劳动获得自由)”,但实际上这些所谓的自由便是死亡。囚犯们每天被迫从事各种各样的劳动长达12个小时,有的人进行的工作完全是惩罚性、无意义的机械性劳动。随便找一块空地,上午必须挖成一个大坑,然后下午再把这个坑填上。他们想要的,只是消耗囚犯们的体力和意志,直至死亡。

而在最疯狂的时候,他们甚至直接将火车运送来的犹太人推进毒气室,告诉他们是洗澡、消毒。那张明信片是目前发现的关于希尔什的人生的最后线索。被送进集中营后,希尔什的死亡信息一直无法确定。直到1950年,卡尔斯鲁厄地方法院才宣布他死于1945年5月8日他没有躲过纳粹最后的疯狂。

时至今日,德国人仍在反思。他们用各种方式纪念被历史不公平对待的人们。除了恢复尤里乌斯·希尔什曾经的德国国脚身份,德国足协还在2005年创立了“尤里乌斯·希尔什奖”,以奖励德国足坛那些为反对种族歧视与隔离而做出突出贡献的集体或个人。2011年的获奖者是德国国脚托马斯·希策尔斯佩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