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本不姓拿破仑生前最大失败源于不敬女性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lcmzp.com/,门兴格拉德巴赫

是的,夏尔·拿破仑与著名的拿破仑·波拿巴是一家人,他是拿破仑一世的重重侄孙。拿破仑的血脉,传承到夏尔,已是第六代。但如果你希望从夏尔的身上找到这位法国皇帝的影子,你肯定会感到失望。仅从身高来看,夏尔身高近2米,与他那短小精悍的祖先大大不同。

12月2日是拿破仑登基200周年纪念日,作为拿破仑的后人,夏尔于近日接受了媒体访问,谈起了出名的祖先留给后人的遗产。

其实,夏尔的直系祖先是拿破仑最小的弟弟热罗姆·波拿巴。“波拿巴”原本为拿破仑家族的姓,但在拿破仑登基成为拿破仑一世后,其男性后人便改以“拿破仑”为姓。对此,专门研究拿破仑的历史学家斯蒂文·英格伦的解释是:当平民登基成为皇帝后,其名字便成为后人的姓及身份的标识。

今年54岁的夏尔原本是一名金融管理领域的政治经济学家,曾经远赴亚洲和非洲工作。两年前,经过深思熟虑,他放弃了当时的工作,离开了自己出生、成长和接受教育的城市———巴黎,参加了拿破仑出生地、科西嘉首府阿雅克肖的市政选举。如今,他是阿雅克肖市的副市长。

不过,除了继承拿破仑的名字,夏尔并没有从伟大的祖先那里继承征服世界的宏愿。他对美联社记者说:“我强迫自己将家族荣誉、个人家庭及自己在当前世界的政治理想分得清清楚楚。”

但是,“拿破仑”三个字将永远是夏尔身上挥之不去的印记。他说:“如果我告诉别人说我叫拿破仑时,别人就开玩笑说‘我还是教皇呢’。这是先人留下的,我有什么办法?”

拿破仑一世最大的成就,在夏尔看来,便是在他死去180多年后还能牢牢抓住世人的心,牵动着他们的想象力。至今,人们还在为拿破仑的死因争论不休,有关拿破仑的各种传记仍是世界各类畅销书榜上的常客。夏尔评论说:“在他登基200年后人们还在谈论他,关于他的各类书籍是最多的。”

但对于拿破仑生前最大的失败,夏尔的看法却与常人不同。他认为,拿破仑人生的最大败笔既不是滑铁卢战役,也不是远征俄国遭受的失败,而是他对待女性“非常反动,非常保守”的态度,“必须认识到,在这方面,他是所有争取男女平等及倡导女权的人的耻辱”。

对此,英格伦倒有不同看法。他认为拿破仑并非一个厌恶女性的人,而且拿破仑和自己的姐妹及两个妻子都保持了很密切的关系。他指出,若以现代人的眼光衡量,那么拿破仑时代所有的将军和领袖都是不可救药的保守派。

虽然12月2日是拿破仑登基200周年纪念日,同时也是他所指挥的著名奥斯特里茨战役打响199周年纪念日,但法国政府却没有对此举办任何官方庆祝活动,因为拿破仑这个人物实在太具争议了。

批评拿破仑的人认为,拿破仑征服欧洲的行为是一种赤裸裸的疯狂侵略,甚至可以将他与希特勒相提并论。但是支持他的人却被其军事天才以及传奇的奋斗历程所折服。同时,拿破仑在执政期间对法国的行政和法律体制都进行了重大改革,门兴格拉德巴赫创办了法兰西银行和法兰西大学,并创造了《拿破仑法典》,对法国乃至世界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相对于法国官方的默不作声,拿破仑的崇拜者们已经做好准备。他们要举办一场拿破仑时代的军服展览,重新点燃凯旋门下纪念无名英雄的火焰,并在巴黎马德莱娜教堂前举行纪念集会。

但不论别人怎么评论,在夏尔心中,祖先都是一个“法国版的乔治·华盛顿(美国开国元首)”。